M Art Center logo

时间的分岔

傅百林

2021年10月5日 ~ 11月27日

时间的分岔
——傅百林摄影个展

文:项苙苹

“时间永远分岔,通向无数的未来。”
——豪·路·博尔赫斯

海德格尔说: “人在根基处就是诗意地栖居”,“诗意使居住成为居住”,“但是在今天的居住之中,哪里还有为诗意留下的空间和时间?”人的追名逐利和四处攀缘,在根本上背离了其居住本性。在海德格尔眼里,我们自认为便捷美好的现代化生活,只是活着而已。更可悲的是,我们身处贫乏和幽暗之中,却不自知。好在,我们有艺术家。他们敏锐地察觉到了人类精神的贫乏,神性的远离和世界的幽暗,他们创造性的工作能填补贫乏时代和诗意栖居二者的裂缝。

本真的存在
傅百林的生活状态就像海德格尔所称羡的本真的存在: “一旦我们选择了自己的志业,我们的生活就既是生活在现在,又是生活在未来,同时又和过去相联,一切都当下化,我们的生命就在这个志业中绽放起来,一种生命的激情将涌动着……”他听从了内心的呼唤和自然的召唤,放弃数码技术的便利,回归了胶片摄影创作,并深入探寻自然的神秘宏壮。他始终以这种本真状态对待他的生命和摄影创作,这是一种超越性的、热情充溢的状态,一种以未来反观过去、倒转性的时间感受方式,因而他总是有足够的力量排除其追随心灵之旅上的种种障碍。

时间的分岔
傅百林的摄影创作让加速度运行、熙攘噪杂、钢筋混凝土筑就的城市在此骤然分岔,带来了人迹罕至的大自然野性不羁、纯净无染的片刻。那不请自来通体雪白的野马,那飞花似箭动如脱兔的激流,那蓝光悠悠静若处子的冰川,那缀满阳光闪金烁银的枝头,那暗黑海面上皎洁的月光,无不闪耀着神性的光辉和蓬勃的生机。天空和大地,是现代人的欲望和权力角逐的战场。傅百林却以纯真相待,为我们呈现了不是作为客体被驯服、改造的对象化的自然。恰如罗兰·巴尔特对风景本质的概括:“面对这些我喜爱的风景,一切就像我确实在那里待过,或者应该到那里去。”

双面的时机
对于摄影而言,拍摄时机具有决定性意义。傅百林不仅善于把握时机、制造时机,亦能化不利局面为良机。如拍摄《海No.20》时,海上暴风雨骤起,人们纷纷躲进船舱,傅百林却坚持冒雨工作,抓拍了大海向他所呈现的独特而隐秘的美——灰蓝色的大海,雨滴滑落,牵出丝丝水线,隐隐约约,若断似续。海面波涛起伏,波浪被暗沉的天色抽象化为中国古代绘画中的水纹:波浪先勾线再敷染,偶有白色的浪花点缀其间,波纹和颜色渐渐向远处舒缓淡化,最后水天融为一色。在时机的选择上,既有对过去经验的召回,也有对未来趋势的预判,最终成败取决于现在的行动力。这些珍贵画面的成功摄取,正是在于傅百林一贯的本真状态,一旦做出决断后的坚持和全情投入,如此,时机方成其为时机。人怎样活动着、存在着,人就是什么。傅百林便是这样一个活在当下,本真地存在,听从内心的声音,善于把握时机的当代人。

傅百林的摄影创作是他和被拍摄对象之间量子态互动的结果,创造了活泼、丰富的世界,动荡、富于生机的宁静,把人们带回到人和天地、自然万物共在、共属一体的关系中,让人们的心灵得以回归那个自己曾经待过或应该去的地方,并重新分有自然的伟大和尊严。

时间的分岔